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数字揭示,异地转运可能并非贵阳最好选择

2022-09-19 17:05:37 581

摘要:文江湖小舞“据悉,事故车辆为贵阳市涉疫人员隔离转运车辆。”18时许,随着贵州省委机关报《贵阳日报》新媒体平台推送的“贵州省委省政府迅速组织开展黔南州三荔高速重大交通事故救援工作”一文冲上热搜,这起发生于深夜凌晨2时40分许的客车侧翻事故,...

文江湖小舞

“据悉,事故车辆为贵阳市涉疫人员隔离转运车辆。”

18时许,随着贵州省委机关报《贵阳日报》新媒体平台推送的“贵州省委省政府迅速组织开展黔南州三荔高速重大交通事故救援工作”一文冲上热搜,这起发生于深夜凌晨2时40分许的客车侧翻事故,终于被盖棺定论,网络上沸沸扬扬的“异地转运隔离人员车辆”说法终于得到贵州官方证实。

当然,在第一波由“央视新闻”播发的语焉不详的简讯引发热议后,我们不能去妄加揣测贵州之后犹抱琵琶半遮面地承认“事故车辆为贵阳市涉疫人员隔离转运车辆”,是被民间舆论倒逼的结果,不管主动还是被动,迫于压力还是主动坦白,能够承认事故车辆系隔离转运车辆就赋予了这次意外非同一般的意义。

不可否认,贵州黔南州三都至荔波高速三都段发生的这一起造成27人遇难的客车侧翻事故,确实绝非是一起普通事故,在这背后,承载了众多人为添加的不确定性因素,毫不客气地说,正是《贵阳市新冠肺炎疫情高风险人员大规模异地转运工作方案》的存在,才导致了这起本不应该发生的意外,让至少27名没有丝毫生命风险的普通人登上了“永不抵达的客车”,让距离贵阳300公里之外的荔波隔离点,遇难者永远无法抵达的终点。

诚如贵州方面在通报中所说,“要深刻汲取事故教训,检视涉疫人员隔离转运和交通安全隐患,举一反三开展专项整治,坚决遏制重特大事故发生,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安全生产各项工作。”

在悲剧之后,确实有必要检视一番“涉疫人员隔离转运的交通安全隐患”,以及转运本身的科学性。

“此地无银三百两”也好,“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罢,在贵阳“客车侧翻致27人遇难20人受伤”引发热议或者说非议之后,一条“贵州新增本土50+662”的消息让我看了几遍都不解其意,直到反复阅读才大体理解。

过去的24小时(9月17日0—24时)中,贵州确诊病例仅为2例,贵阳、毕节织金县各1例,无症状感染者贵阳33例、毕节织金县5例。读到这里,也只是2+38而已,何来50+662?

继续往下看才清楚,另有之前已隔离管控救治的阳性人员诊断为确诊病例48例(贵阳市19例,毕节市织金县29例),无症状感染者624(贵阳市121例,毕节市织金县503例)。

也就是说,多达48+624例的阳性感染者全部出自“之前已隔离管控”人员,贵阳和毕节织金县两地到底隔离管控了多少人我们并不清楚,但透过贵阳贵安17日的新闻发布会数据可以“以管窥豹”。

当时,透露的市内隔离房间情况为,“截至9月16日24时,已启用隔离点数169个,可用于隔离的开放房间数22696间,已使用隔离房间19977间,剩余可用于隔离房间2719间;尚未启用的备用隔离点8个,可用于隔离的房间2248间”,仅“隔离点保障工作人员”就多达“4407人”。

省内市州隔离房间情况为,“七个地州梳理支持隔离房间总计18500间,目前已使用隔离房间7832间,剩余可用于隔离房间10668间。”

如果以每个隔离房间只隔离一个人计算,贵阳本地的隔离人数至少就是19977人,加上外地隔离7832人,合计为27809人,考虑到孩子问题,保守预计隔离人员3万人,贵阳隔离管控点一天出现的阳性感染者是140例,估算下来的隔离点24小时感染率约为0.47%。

由于24小时隔离管控点新增532例的毕节织金县数据缺失,无法进行估算,考虑到两地的人口差异,也无法直接套用贵阳隔离点24小时估算感染率,只能放弃比较。

但对于人口超过500万的贵阳而言,24小时社会面新增34例阳性感染者,隔离点新增140例,社会面和隔离管控人群分开计数,除了观感上好看一点之外,意义何在?

再者说了,贵阳隔离点24小时虽然新增了140例,但相对于3万余人的隔离人员总数来计算,感染率也仅仅为0.47%而已,换句话说,100人中仅有2感染,不说把贵阳人隔离起来筛查阳性感染者“大海捞针”,最起码也是“七石缸里捞芝麻粒——费大劲了”。

同样是来自贵阳贵安发布会的数据,再看看直接导致了27人死亡次生灾难的隔离转运工作又是多大。贵阳贵安发布会上的消息称,“对阳性病例的转运,市级统筹调配全市34辆负压车予以支持保障;对密接人员的转运,市交委常态准备20辆旅游大巴车40名驾驶员,并储备200辆旅游大巴车可随时调度使用,确保运力支撑。”

对于市外转运工作,还专项制定了《贵阳市新冠肺炎疫情高风险人员大规模异地转运工作方案》,明确了“一案一专班”和“点对点全程闭环”组织转运原则。对转运条件、转运准备、转运途中、转运流程等提出了明确要求,确保市外大规模异地转运精准、有序、高效、安全。

即便如此,贵阳在大规模异地转运途中还是发生了死亡27人、伤20人的重大悲剧。数据显示,截止17日下午,贵阳“已市外转运7396人,正在转运2900人”,假设这10296人全部转运完成,死亡率为0.26%,伤亡率为0.46%。

简单来说,贵阳市外转运的伤亡率0.46%,几乎同贵阳隔离管控人员17日一天的阳性感染率0.47%相当。

由于现在的数据统计只提供累计确诊总数,过往3年贵州截至目前的确诊人数为297人,死亡2人,确诊患者死亡率为0.67%,如果算上更多但找不到确切总数的无症状感染者人数统筹计算死亡率,死亡率将远远低于仅以确诊患者计算的0.67%。

贵阳市现有确诊49例、无症状感染者878例,累计确诊95例,累计死亡1例,单纯以累计确诊和现有无症状感染者累加计算死亡率,得出的数据也仅为0.10%,远低于贵阳异地转运的死亡率和伤亡率。

仅以客观数据而言,贵阳一味追求社会面清零付出的伤亡代价,已经远远高于疫情本身。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