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29岁手术后高调征婚,活出个样后再回老家

2022-08-26 18:10:16 733

摘要:在安徽有一个变性人,她叫黄宁倩。在变性手术结束后黄宁倩曾第一时间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去见自己的父母。承受了手术的巨大风险,可以说是在生死一线后,想着回家休养的黄宁倩面对的却是父亲断绝父子关系的局面……耳边种种不堪的指责声,对于黄宁倩而言,这已...

在安徽有一个变性人,她叫黄宁倩。

在变性手术结束后黄宁倩曾第一时间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去见自己的父母。

承受了手术的巨大风险,可以说是在生死一线后,想着回家休养的黄宁倩面对的却是父亲断绝父子关系的局面……

耳边种种不堪的指责声,对于黄宁倩而言,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到了。

他的经历非常曲折,曾经以男儿身份娶妻,29岁手术后选择高调征婚,那么这位变性人,如今过得怎么样?

黄宁倩

出生在小山村,他从小就是“她”

不惜减少寿命、耗费如此之多去做变性手术……

现在很多人都好奇变性人的心理究竟是如何,为何变性人就跟和社会大众的性别认知、性取向不一样呢?

有的人归结为这是家庭暴力留下的一种阴影,有的人则认为这是一种社会氛围熏陶下的结果……

而对于黄宁倩来说,他从小就是“她”,他一开始就认为自己是一个女生。

黄宁倩,一对在小地方的、“望子成龙”又观念保守的父母是绝不会给自己要传宗接代的儿子起这个名字的,他的本名不是黄宁倩,父母给他的名字是黄恩岭。

黄宁倩,原名黄恩岭,出生于1975年,是安徽天长人。

黄恩岭的家住在一个小村庄里,父母是“靠天吃饭”的普通农民,这样的环境对于一个变性人来说简直是噩梦。

肥沃的土地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在这个淳朴又平凡的小山村里,保守和传统的观念是常态,黄恩岭父母的思想并没有错。

令他们所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儿子始终觉得他是个女孩,他还要去做变性。

黄恩岭的与众不同,其实早有展现。

村里的小孩总是成堆的在一起玩耍,男孩子们和女孩子们喜欢的游戏总是不同的,当男孩子们正上蹿下跳的时候,黄恩岭却扎在女孩堆里,跟着女孩子跳皮筋、踢毽子,再活动大一点的活动也只是捉迷藏。

小伙伴们对他的印象也是内向和柔弱,总之是和传统的男生不同。

到了中学,女孩子们踢毽子、跳皮筋的时间少了,开始在班里聚在一起聊打扮自己的话题,这个时候黄恩岭依然表现得饶有兴致,甚至比很多女生还“时髦”、还会打扮,班里的女同学觉得他比自己还要精致。

同学给黄恩岭起外号,叫他——“公丫头、假妹子”。

而黄恩岭面对外号的表现也与其他的男生不同,他反而有点享受被别人叫做女孩子,即使是带有戏弄性的“公丫头”。

从初中开始,班级中陆陆续续有了男女同学恋爱的绯闻,青春期的男男女女也就是从这个年龄开始怦然心动。

而黄恩岭在那时却只是一个旁观者的角色,他从未参与过这些带有青春悸动的故事,不是因为他心只在学习上,是个心无旁骛的乖学生,而是在这个时候黄恩岭发现自己喜欢的居然是同性。

在当时那个传统而封闭的环境里,黄恩岭并未接触过“同性恋”、“易性癖”、“性别认知障碍”这些概念,他只是迷茫的自己摸索,并从一开始就觉得自己想要这样、自己应该这样了。

一直混在女孩堆里、喜欢打扮的黄恩岭并不满足于此,他还想要更多,想靠“完全的女性”形象更进一步。

于是在某一天,父母都不在家的时候,黄恩岭做出了一个对他来说无比大胆的决定——他将手伸向了母亲的化妆台,用眉笔画眉,涂抹上艳丽的口红,待妆容完毕,最后他将手伸向了母亲衣柜里他心心念念的那件连衣裙。

一直以来只有身边的女同学、母亲才可以穿的裙子,一件普通的衣服却是黄恩岭从小就挂念至今的东西。

生为男性,从穿上连衣裙的这一刻,黄恩岭明白了自己的灵魂一直都是一个女性。

镜子里的黄恩岭神情又是兴奋又是哀伤,正在他沉浸于镜子中的自己时,母亲恰巧回来了——观念保守的母亲被这一幕所震撼,她知道自己的儿子一直有些不一样,但她只能强作镇定地告诉自己这只是暂时的,这只是这个年龄阶段孩子的游戏罢了。

1998年的时候,黄恩岭已经成长成一个小伙子了,在农村,黄恩岭的这个年纪已经到谈婚论嫁、成家的时候了,于是黄恩岭的父亲开始频繁的外出,四处打听、张罗儿子的婚事。

也就是在这一年,父母为黄恩岭找到了一位各方面他们都非常满意的女孩子,对方长相也好,性格也好,简直就是父母心中完美的儿媳妇,可惜对于黄恩岭来说却不是。

媒人热心撮合、父母也推着黄恩岭“要珍惜机会”,赶快结婚,黄恩岭几乎是骑虎难下地迎来了自己的新婚。

当然,黄恩岭并没有结婚的意愿更提不上喜欢对方,只不过是因为拗不过父母的强硬态度,才勉强完成了婚礼。

即使完成了婚礼、结了婚,黄恩岭也无法欺骗自己,违背自己的内心,按父母想的那样像个正常丈夫一样和妻子共同生活,他们的婚姻就是黄恩岭的行尸走肉,他只是有了丈夫的角色,心却一直游离在外,并为此痛苦不已。

直到2002年,在这种痛苦的折磨中,黄恩岭终于再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他向妻子坦白了真实的自己,自己无法爱上女人;最终二人在黄恩岭父母未知情的情况下办理了离婚手续。

离婚后的黄恩岭终于结束了这男性角色给自己的巨大负担,这痛苦的几年让他生出了逃离这里的想法,于是一张火车票,他第一次离开了封闭的家乡,也就是这一次,黄恩岭来到了完全不同的世界。

在大城市里,黄恩岭第一次发现自己这种情况不是个例,最令他惊讶的是,他隐藏在心中多年、想成为女生的愿望,完全可以通过变性手术来实现。

此刻的黄恩岭第一次觉得人生是如此的美好,未来让他期待万分,但同时摆在眼前的、现实面前的难题是——变性手术的费用也同样高得令黄恩岭却步,来自小山村的他支付不起。

即使是费用如此高昂,梦想了多年要成为女性的黄恩岭也没有轻易放弃,他辗转多地,咨询了各大医院,希望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完成手术。

终于,在2004年,江苏的一家整形医院为黄恩岭带来了好消息——他们不仅愿意为黄恩岭做手术,相关费用还可以大幅缩减。

这一切只有一个前提,完成手术的黄恩岭要无偿的为医院做代言人,作为变性手术的成功案例。

迫切想要成为一个真正女人的黄恩岭答应了医院的请求,他终于可以将梦想实现了。

漫长的全麻手术结束,黄恩岭从手术台下来的时候是被推出来的,他满身都是纱布,需要时间休养;即使手术费用已经为黄恩岭降低了很多,但黄恩岭在支付完手术的费用后依然再无法承担得了住院的金额,此刻的黄恩岭想的是能省即省,他想回家休养。

刚刚经历了命垂一线,还需要好好休养来彻底完成变性的黄恩岭,他未曾料到的是,回家的那一刻面临的却是和过去自己的彻底决裂。

变性的代价:彻底决裂

黄恩岭其实知道自己突然离婚、还跑去做了变性手术,父母会难以接受,却未曾想,自己刚刚进村子,父亲就告诉他要和他断绝关系。

黄家的那个小伙子背着父母偷偷离了婚,还做了变性手术;这在那个人数稀少的封闭村庄里可是一件足以用“炸开锅”来形容的大事,黄恩岭的这件“丑事”在他回村之前,就传到了父亲的耳里。

一路被村民们用“看怪物”一样的目光看着的黄恩岭还要接受弟妹躲闪的神情,而对他最温柔的母亲,如今面对满身绷带、已经完成手术的他也只能躲在角落一个人默默流泪。

父母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或许他们在自己回家前就已经下好了决心,黄恩岭知道自己无法再待在这个家里了,或许这才是他要变性的最大代价。

带着母亲偷偷塞给自己的三百元,黄恩岭离开了这个自己从小生长的地方。

就在手术完成的、当年的12月,伤口痊愈以后,黄恩岭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前往了派出所更改了一些他的基本信息——从此黄恩岭身份证上的姓名变成了黄宁倩,性别变成了女,从生理到身份,他都彻底变成了“她”!

变性后的黄宁倩开始学习跳舞和表演,找到了稳定的工作,代言的工作也开展的很顺利,只是偶尔因为宣传和知名度的扩大,手机上会有一些陌生的电话打来骚扰她。

此时的黄宁倩,告别了家乡,和父母也彻底断绝了关系,他更换了性别,开始了崭新的生活;可当工作稳定下来之后,有些想法便开始在黄宁倩的心中萌芽;那是他初中时代就曾想过却从未实现过的。

公开变性的身份,我要征婚

黄宁倩开始向往爱情。

他从中学的时候就明白了自己喜欢男性,只是当时黄宁倩年纪还小,又是身在小山村,像他这样另类的几乎没有;所以当时的黄宁倩,应该说是黄恩岭,即使心有所想,也不敢将想法实现,只能同想成为女生的梦想一起,将自己的情感深埋心底。

如今他已经是女性了,一切都变了,他也早就离婚了,他需要自己的感情。

当时的黄宁倩,身边还失去了家人的陪伴,他急需有一个人来温暖自己,而且他希望这个人是认可自己变性经历的。

于是黄宁倩决定征婚,她不仅参与了电视征婚栏目,还在专门的征婚网站登记了自己的相关消息,直言自己变性人的经历。

消息发布之后,果然有很多人找到了黄宁倩,可惜他们有的人是出于猎奇的心态,只是好奇黄宁倩变性前后的感受,有的,黄宁倩在他们身上找不到那种令她怦然心动的感觉。

直到一名朱先生的出现,让黄宁倩看到了希望。

朱先生毕业于名牌大学,是上海人,谈吐不凡,也对黄宁倩的变性经历表示不介意;这一切好像让黄宁倩看到了爱情的曙光。

可惜,这仅仅是曙光。

生育后代、对方父母对儿媳妇的要求摆在了两人面前,最终这段黄宁倩和朱先生的感情还是不了了之,自己变性的经历最终还是成了阻碍。

也许是受和朱先生分手原因的刺激,黄宁倩开始搜寻如何让男人成功受孕的办法,并开始接受整容手术以让自己在外表上更柔美、更接近女孩子的样子。

2010年,黄宁倩在知名的解放军105医院,接受了更加细致的整形手术,包括额部填充、下颌体假体重换的整容手术,改善自己的外貌;还有阴道重塑,使得自己在性器官上也更加接近女性。

此后,黄宁倩还用自己商演、代言攒下的积蓄,进行了各种手术,也许是经历了更痛苦、更危险的变性,整容手术的疼痛在此时的黄宁倩看来已经无足挂齿,她想要的,只是一个更加美丽的自己。

痛苦之后也终有回报,从变性手术之后为医院代言开始,天生就爱打扮的黄宁倩,勤加练习表演和唱歌,为她获得了很多广告拍摄的机会,同时还有不少商演的邀约找到黄宁倩。

随着名气的一步步积累,有一家传媒公司看到了黄宁倩的潜力,要与她签约。

渴望成名、渴望更精致装扮的黄宁倩成为了传媒公司的签约艺人,还向公众公开了自己要参加选美大赛的消息。

得知选美大赛的资格审核通过,黄宁倩激动无比,她告诉记者她激动的不是自己即将有机会站在领奖台上,而是开心自己的身份第一次得到了公众的认可。

苦尽甘来,如今的“华东第一变性美女”

要描述如今黄宁倩的状态,一句话——苦尽甘来。

现在,黄宁倩已经与家人缓和了关系,家人终于还是接受了她变性的决定,也接受了孩子从黄恩岭变成了如今的黄宁倩。

但黄宁倩还是没有回家,她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定:活出个样后才回老家。

黄宁倩说,因为变性这件事,母亲不知道流了多次的泪,而身为退伍军人的父亲更是拿断绝父子关系来威胁过他,长子这个身份对于他来说太过沉重。

如今生米煮成熟饭,他的事业也算是稳定,父母就不再说什么了。

现在,父亲还经常给他打电话;看来血脉亲情终究是割裂不断的。

某日上午,黄宁倩的母亲王女士得知了孩子已有心上人的消息,她告诉黄宁倩要慎重的选择,不要拿终身大事作儿戏。

这一次是孩子自己的决定,父母只是希望她能幸福。

而当问到黄宁倩为何说“三年之内苦练舞蹈,不打算回安徽老家”的时候,黄宁倩解释说:“不是不回,而是要想等事业有成、活出个人样再回来。”

当初因为自己的事,不止是父母、家里人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和非议,黄宁倩想等自己事业有所成就时,再带上心爱的人回一趟家乡。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那时我还打算在天长老家举办一场文艺演出。”

现在的黄宁倩有了贴心的爱人,媒体还称赞她是“华东第一变性美女”,这也是对曾经那个偷偷穿母亲连衣裙的黄恩岭、如今终于苦尽甘来的黄宁倩的最大肯定吧。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