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短篇小说)孙二蛋相亲记之四十四

时间:2022-10-28 23:44:55 | 浏览:3096

两人站了起来。二蛋帮晓婷把头发上的一点积雪掸掉,理了理她耳朵边的头发。晓婷也帮他把身上的雪拍打干净。两人这才又坐回了原位。二蛋坐好以后,情不自禁地又开始嘻嘻直笑,就像猪圈里的猪吃饱以后,晒着太阳,舒服的哼哼似的,听得晓婷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嗔

两人站了起来。

二蛋帮晓婷把头发上的一点积雪掸掉,理了理她耳朵边的头发。晓婷也帮他把身上的雪拍打干净。两人这才又坐回了原位。

二蛋坐好以后,情不自禁地又开始嘻嘻直笑,就像猪圈里的猪吃饱以后,晒着太阳,舒服的哼哼似的,听得晓婷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嗔怒地说道:你还真能装,耐性挺好呀,一直听我讲话,也难怪你不敢和我面对面,害怕装不下去了。要不是你最后没话说了,说漏嘴了,我还一直提心吊胆的,在想着怎么回答你的问题呢。感情你背着我,一直在演戏呢。说完,忽然站起来,气愤不过似的,用拳头又开始打二蛋。二蛋笑着,躲了又躲,笑着说,你刚才还说我是猪呢。晓婷笑着说,你刚才笑的声音,不就像一头吃饱了的猪,幸福的哼哼呢。

打闹止住后,二蛋笑着说:一开始,确实吓了我一大跳,好家伙,那哭得叫一个惨呀,前戏很猛,我还以为你有个福建男朋友正在敲打鼓动你,让你准备跟他跑呢。雷声大,也多亏雨点小。

晓婷皱着眉头,好奇地问:什么福建男朋友呀!我还没交过男朋友呢,我爸爸管得太严了,吓得我不敢。

二蛋笑了笑,若有所思地说:我就想问你,这事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是你一个人自作主张的事,还是藏在心底,甚至说就是一个愿望,并且还是一种美好的愿望,你不跟我说,我怎么可能知道呢?你就不能想着骗我一辈子吗?说完,嘿嘿一笑继续说,如果不是你前面哭得那么惨,我都可能想到,这是你编排的一种变相的自夸。

晓婷腼腆的一笑说:我有这么想过,可我还是心里煎熬,就像我之前说的,你把自己像一张摊开的纸摆在我面前,展露无遗,纯粹而又简单,又投入那么深,而我呢,想来就觉得不公。如果是你的话,我估计你也煎熬难受,憋不住的。

二蛋一笑说:就你,还叮咛我,千万不要太善良了,什么事都当真,尽情地投入,这样容易被人骗。人都说,恋爱的时候两人的智商都会降低,看来,你比我降得厉害。

晓婷笑着反驳道:这才是真正的恋爱,纯粹的爱情里,不允许夹杂一丝与之无关的事。

二蛋笑笑,无所谓地说: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纯粹和永恒一说,都只是相对而言,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人每天都在呼吸灰尘,可并不妨碍我们做出对的选择和正确的事。再说,你这是为了奶奶好,这么一个善良而美好的愿望,你觉得我会反对,或者说,因为那些封建说法,就会翻脸吗?还说什么,骂你,打你。一个,我舍得吗?我舍得我这双手打在你的身上吗?那我的心得有多硬。第二,这样一颗金子般的心,钻石般的美好愿望,我忍心放弃不要,或者打碎它吗?那我还是一个人吗?那我这个男人也太他妈小心眼和狭隘了吧!看来恋爱对你的智商影响很严重呀!嘿嘿,你的那点小小私心,恰恰让我觉得捡了个大宝贝。

晓婷说:你的心是不是也太大了,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就算你不在乎,叔叔和姨难道一点都不在乎。

二蛋哭笑不得地说: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何必跟他们说呢。

晓婷有点难为情地说:我觉得这样不好吧!叔叔和姨对我那么好。我却对他们有私心,你让我后面的日子怎么面对他俩呢。

二蛋苦笑一下说:放心,我估计我爸爸一点都不在乎。我妈虽然有点传统,但绝对谈不上封建,那也是差点考上高中的人。再说了,不管我爸还是我妈,只要有一丁点疑虑或是迟疑,放心,我来说服他们。上次你在你爸爸面前给咱俩铺路,这次轮也轮到我了,你什么心都不用操。再再说了,我爸妈估计早就舍不下你了。

晓婷温顺地点了点头说:那这事交给你办了,办完了跟我说一下。

二蛋嘿嘿一笑说:放心。我想说的是,奶奶的身体现在怎么样啦!

晓婷咬着嘴唇说:时好时坏吧!医生建议保守治疗,年龄大了,折腾不起,说是保持心情愉快,心态放好,家庭氛围很重要。

二蛋点点头说: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心理辅助作用。说完,坏笑一声说,你确定你再没有事情瞒着我了。

晓婷噗嗤一笑说:没有了。说出来真好,心里一下子轻松多了,就像背着的碌碡终于放下了。

二蛋说:我想说的是,要不我们俩就连订带结,我再给公司请几天假,咱们订完婚,隔上一个礼拜,就结婚吧!

晓婷看着他说:你疯了,这么着急干什么呀!为了奶奶吗?我还想在奶奶身边待上一年呢!你想的美,顺杆爬,结完婚,就由不得我了,你要我跟你去厦门,我能拒绝吗?

二蛋想的也是!既然这样,那就慢慢来呗!他本来想趁此机会跟晓婷商量一下订完婚后,带她去厦门的事,看来是不用张嘴了。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我们走吧!时间不早了,一会儿你父母该着急了。

说完,两人站起身来,各自提了手提袋。一起走出桃园,走上水泥路,直接往村子里走去。

扎在晓婷心上的一颗刺,终于被二蛋给拨了出来。晓婷像是彻底放下了包袱,整个人变得轻快活泼,走起路来像是舞蹈一般。拉着他的手,轻轻地摆动着。

走到村口后,两人依依不舍的分手。晓婷趁着四处无人,主动凑上前来,在二蛋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奖励你的,嘿嘿。说完,提着东西,迈着轻松的脚步走进了村子。

二蛋转过身来,大踏步的沿路返回。路上的积雪又化了很多,雪水像是融化的冰淇淋,一脚踩下去,四散开来。大地依旧一片雪白,这么厚的雪,最起码得三天大晴天的太阳,才能消得完。几个野孩子在雪地里打雪仗,像他小时候那样不要命地乱跑疯玩,快乐的笑声,在天地间回荡。

不一会儿就走到柏油大路上了,还没往前走几步,后面就来了一辆从县城上来的班车,他顺便坐了上去。十分钟后,他下了车子,刚好又碰到邻村孙八叔的一个老熟人,走完亲戚准备回家,顺便上了人家的三轮车。

下车后,天慢慢开始变灰。他点了一根烟,踏着积雪往回走。因为白天化成水的雪再次结冰,再踩上去早已经不是嚓嚓的声音,而是薄冰粉身碎骨的清脆响声。

走回家里,进了父母卧室,赶紧走到炉子边,开始烤火。

八叔问他说,怎么送了这么久,你在晓婷家里吃饭了。

二蛋笑着说:我俩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又不着急。

八婶笑着说:我还以为你背着晓婷走呢。你瓜呀你,在十字路口坐个车,能省下一半路,也就到不了这个时候了。还没吃饭呢,想吃点啥。

二蛋笑着说:煮个砂锅菜吧!烤个馒头,一会儿泡了,连吃带喝。

吃完饭,一家人正在喝茶时,突然大门被推开了,刚娃叔,大堂哥,三堂哥和五堂哥走了进来。

孙二蛋给来人让了坐,散了烟,笑着说:叔,年拜完了。

刚娃叔笑着说:哎,现在这年有啥拜哩,没意思,走到这家吃一顿,走到那一家吃一顿。家家都一样,不是喝酒碟子,就是猪肉水饺,羊肉水饺,把人吃得厌嫌了。

二蛋端起换了新茶的茶壶,给每个人倒满,端到跟前,自己找了个板凳坐下。

孙八叔笑着说:过年嘛,就是吃吃喝喝,闲谝闲聊,聊个家长里短,聚一下,再还能有啥意思。

大堂哥笑着说:哎,过年是给娃过哩,指望咱地能过个啥年。

三堂哥笑着说:你们这心态不对,一年就是一段时间到头了,人乏马困的,歇一下,回顾一下往年,查缺补漏,不足的地方改进,溢了地方注意修补,吃一吃喝一喝,休息休息,再展望一下来年,继续出发。说完,哈哈一笑。

刚娃叔说:老三这心态好。

五堂哥笑着说:心顺了,心态都好,叫你一年挣下几万,你心态也好。

说完,大家都哈哈大笑。

刚娃叔笑了笑说,咱开始说正事。是这,那天初五我去了,本来回来就准备过来,结果惠玲他爸身体不舒服,我跟惠玲可就走了。昨个晚上准备过来,一听人家女娃在咱这边里,我想来了这事也没法说。

初五那天,我老表摆了一桌子,把女娃她爸叫过来了,先说了日子,人家没意见,随咱们这边定。人家那边根本就没叫人合日子,女娃他爸那人一开口,两句话说地,我就知道对方啥人啦,跟咱一样,大老粗,就一句话,只要娃愿意,咱没啥说的,剩下就只管笑了。我说一个地方一个礼数,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不知道咱这边现在礼钱啥行情。

我老表说,最高一万,一般都是八千八,六千六。我问娃他爸心里咋想的,准备要多少钱哩。娃他爸还不好意思开口,问咱这边打算出多少钱。我说是这,咱也不过来不过去啦,说那些车轱辘话啦,我们那边现在就是六千六,六六大顺嘛!娃他爸想了一下说,照你这么说,八八八还发发发里,一万元还叫万里挑一哩。说完,都笑了。

我说,看,这彩礼钱就没个标准,非要多少。咱就说我八哥这一家子人,估计你也肯定打听过了,人正直正气了一辈子,人品没啥说的,走到那达,那都敢拍着腔子说这话。再说小伙子,人长的气派,算不上大个子,但也不低,中等个子,估计你也见了。在厦门一家发电厂上班里,工资待遇都好,一个月三千多哩。娃大专毕业,爱看书,还吃苦耐劳,在外面一干多少年都不回来。月月给屋里父母按时寄钱,邮政的月月来给送钱哩,这咱不胡说,一巷子人里,你随便打听。娃懂事知礼,还热积地很,年上回来过年,在巷子里碰到人,叔长婶短地,那灰狼烟一根一根地发哩,不像有些挣了钱的娃,尾巴翘的都快挨住天啦,这都跟娃他爸他妈有关系,教育地好,家风好。

再说,我村里四大姓,主,赵,孙,王,老孙家底子厚,人多势大,弟兄们多,家家日子还都过得好,谁想随便欺负我八哥,他真得提前三天好好想一下,能不能惹得起,我意思就是娃嫁过去,吃不了亏。

你看,公公婆婆为人正气正直,还会过日子,年龄也不大,只有一个男娃,肯定把媳妇当女爱哩,将来俩口子有了娃,还能帮忙照看娃,这你放心。男娃又懂事知礼,还有本事挣钱,说不定将来事弄大了,扎根到厦门了。你说这么好的婆家,咱还迟疑啥哩。女大不中留,终究要嫁哩。当父母的最终目的,就是给娃找个好对象,好婆家嘛!现在这社会,等住一个好婆家,不容易哩,能真的把咱女当亲女的不多。钱再多,人家心里看不起咱娃,把咱娃不当回事,要那么多能咋,娃可是要受一辈子罪哩。所以说,难得咱这两家人,都是实诚人,俩娃有缘,心里还都爱对方,舍不下,你说这不是老天爷给咱帮忙哩。要我说,六千六,没胡说,真的没胡说,在辙里哩。

女娃他爸说,你说得对着哩,我也给你交个底,我就没想在我女子身上落钱,跟有的人一样,张口乱要哩。咱想的就是得先娃愿意,娃愿意了,钱多钱少,意思一下。我也不跟你来来回回的倒腾啦,八千八,一砖砸,除了结婚那天的离娘钱,那些零碎的花销除外,啥帮扶钱了这些都不要,你看咋样,老哥觉得我也没有跟你胡说,在辙里哩。

我一笑,想了一下,说,能行,是这,叫我回去了,跟我八哥一说,看我八哥八嫂啥意思。如果人家能接受,我就马上给这边打电话,咱就一口说定了,正月十三,就吃席过事。

最后闲谝哩,我给娃他爸可吹了一阵子,吹得娃他爸眉开眼笑地。我说,老哥你等住好亲呀啦。我跟你说,到时候俩娃把婚一结,等俩娃一安定,说不定就把你这老丈人一接,飞机一坐,一觉睡醒,你就到人家南方大城市厦门啦!

女婿跟女子把你一引,这边逛一下,那边逛一下,也叫咱见识见识,开开眼界。看一下人家那蓝个增增的大海,把人家那气候也见识一下。海边一坐,海风吹着,海浪哗哗的听着,海鲜咥着,一尺长的虾,老碗大的螃蟹,你就冷怂的咥。听我老表说,你爱喝啤酒,那不是刚好,啤酒喝着,老哥你想一下,心里美气不。吃饱喝足了,你在蹦到海里,耍一下,游他两圈,咱这一辈子没下过水的旱鸭子,也算经见过一回大阵势了。你说我说得对不,老哥。回来的时候,再叫你女婿给你买两件花花衬衫穿下,一看就是从南方回来哩,拿上两条灰狼烟,一个飞机坐哩,可到咱咸阳啦。你说,走到村里咱是啥阵势。人一问,那达去啦!唉,我女子女婿嘛!一个劲地打电话叫哩,叫到厦门逛去哩。我说我不去,娃不高兴,逼得我没办法就去了。你看,回来的时候非给买的花花衬衫,来,抽一根人家这七匹狼烟。

刚娃叔说完,在座的人哈哈大笑,连孙二蛋都听得直乐,差点没笑翻在地,平时没见过刚娃叔聊天,因为隔着辈分呢,没想到这口才简直是口吐莲花。笑的八婶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八叔也是,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相关资讯

(短篇小说)孙二蛋相亲记之四十四

两人站了起来。二蛋帮晓婷把头发上的一点积雪掸掉,理了理她耳朵边的头发。晓婷也帮他把身上的雪拍打干净。两人这才又坐回了原位。二蛋坐好以后,情不自禁地又开始嘻嘻直笑,就像猪圈里的猪吃饱以后,晒着太阳,舒服的哼哼似的,听得晓婷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嗔

飞天(短篇小说)

1师兄们都当行烨没睡醒,好端端地净白日做梦。好在行烨早习惯了,对着他们嘻嘻一笑,轻易泯消心中不快。毕竟,他可没闲情同师兄斗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禅房旧桌案之上,书卷墨渍凌乱不堪,有一块空位置算是勉强挖出来作画用的。小和尚行烨紧握蘸了彩墨

相亲男穿特步相亲遭嘲讽,国产品牌做错了什么

成立于2001年的特步,一家集综合开发、生产和销售运动鞋、服、包、帽、球、袜为主业的大型体育用品企业。2018年3月21日,特步第三届跑步节如期而至,通过跑步赛事和晚会,展现了特步在专业体育和娱乐领域的不同侧重。在经历了三年改革带来的阵痛,

「荆生荆世」缘聚荆州·青春有约 | 2022荆州市金凤人才公寓相亲联谊沙龙主题活动举行

为深入贯彻落实市委“人才强市”战略,加快建设人才高地,为我市高质量发展夯实人才基础,9月23日,由市住建局、团荆州市委联合主办的荆生荆世:“缘聚荆州 青春有约”2022荆州市金凤人才公寓相亲联谊沙龙主题活动成功举行。活动在歌曲《月半小夜曲》

相亲相爱的上蔡县和项城市

提起上蔡县和项城市大家可能都不太清楚,今天就给大家说一说这两个远在天边近在咫尺的两个地方。上蔡县行政隶属于河南省驻马店市,而项城市行政隶属于河南省周口市。虽然说这两个地方隶属于不同的市,但是一条G345国道却将这两个地方深深地联系在了一起。

网友建议砀山萧县联合举办相亲活动官方回复:已着手制定方案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讯 近日,有网友在人民网留言建议砀山萧县联合举办相亲联谊活动。这位网友称,萧县砀山地缘相近,人文相亲,自古以来就是一家 。宿州市政府高度重视,立即交由宿州市民政局、宿州市总工会调查处理。现将有关情况答复如下:您提出

可乐——微小说

微小说《可乐》文/老房子 “爷爷,我长大以后,窝尿也就是可乐哈!”爷孙俩一起在公共卫生间小便,见爷爷撒尿的泡沫很多,5岁的孙子好奇地问:“爷爷,你咋窝的是可乐?”爷爷不知所措,一时语塞,稍停就随口回答道:“爷爷是大人,你是小人。当然不一样!

微小说:七喜,七夕

微小说:七夕?甜苦自知我端坐在冷饮店的窗旁,一杯七喜,一块蛋糕,打发夏日时光。一位朋友从窗前经过,笑着打招呼:“七夕快乐”。微小说:七夕,七喜.mp30:47来自网络我迟疑地看着杯子,果然饮料泛起无数的泡,又快速炸裂,还发出啪啪的响声。我连

大同这20年,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同 煤 高 架 快 速 干 线终于通车了!2020年注定又是大同一个新时代的开启回想2000年千禧年是一个时代的开始这20年大同迎来了巨大的变化20年世界在变,中国在变大同在变!20年大同经济GDP2000年,全市国内生产总值170.2亿元

烽烟散尽宁武关,万里长城的这个重要关隘并非历史小说和影视剧中模样

上海出发到宁武,此行的目的是参观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宁武关。宁武关是万里长城的一个重要关隘,地势险要,与雁门、偏头并称为山西“三关”,始建于明代中期。因其地处“三关”中路,素有“北屏大同,南扼太原,西应偏关,东援雁门”的战略地位。《边防考》是这

小小说|旅行团

那个星期六,天气格外热,我和家人骑车前往远在六十公里以外的小镇游玩。这个小镇与广西隔着一个湖泊,遥遥相望。一望无际的湖泊,是该小镇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它由好几个景点组成,联通这些景点的交通工具,便是船舶——游艇、豪华游船。我们是中午时分到的。

小说:传言他生性薄凉冷欲,秦酒:呵,晚上睡觉都要抱着她的男人

墨司聿睥睨地望着她,眸底似覆了一层冰霜。秦酒,“……”昨天她要归还扳指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要死不活地盯着自己!想到自己在卫生间哭喊求饶不悔婚的画面,实在太丢人,脸上悄悄爬上了一抹红晕,偏头看向墨家老爷子,“爷爷,我已经不困了。”“那酒醒了吗?

西凤酒终于有了自己的长篇小说柳林酒镇三家四代人的恩怨情仇

凤翔籍女作家魏晓婷历时四年创作的凤翔地域风土人情长篇小说《酒镇》,在今年春节前与广大读者如约见面。当拿到这本蓝底封面、烫金书名以各种字体的“酒”字为底纹的作品时,已届春节假期,心想正好借这难得的长假安静下来仔细拜读。不想这个假期因突发而至的

「微小说」你在不在乎,我依然在这里

哪是五月尾的一个傍晚,南方的蚊子已多到连蚊帐都阻止不了。伟走出员工宿舍大楼,无聊地看着公路上疾驰而过的车子和路边匆匆的行人,身旁枇杷树上白色的花朵显得那么纯洁,伟深深吸了一口气,枇杷花的芳香和过往车辆尾气混合的味道,让伟皱了皱眉头。​伟从裤

草儿的散文(小小说)烟蒂

烟蒂(小小说)文/土窍凤托了很多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烟草证总算办回来了,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卖烟了,就连时不时在店门口出现的那几个烟蒂,也用不着及时拿笤帚扫去,权当作了广告以示:此店有烟!第一次看到他——那个瘦瘦地,高高的中年男人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剧本杀剧本网全球军事网悉尼旅游网丽江古城旅游网辽宁旅游网纹绣知识网荔枝品种科普网吴京影迷网纪梵希奢侈品